千瑾

何以解忧,唯有嗑粮
mxtx粉,不混圈,给喜欢的太太点小心心❤️❤️,自娱自乐,就酱~

所以特关有什么用啊
就几个特关每次更新都木有提醒
看文永远靠手动搜索id也是没谁了😂😂

【澄清】关于魔道祖师涉嫌抄袭浩然剑的反调色盘

叽叽的良心:

https://m.weibo.cn/5241531932/4265452735062367


内含调色盘及反调色盘,链接若无效请点评论区链接


欢迎评论讨论,不欢迎尬黑,事后会新增到辟谣博里,这篇不删。


欢迎转载,站内站外皆可,不用来问啦,附上原博地址就好(是原博的不是这篇)

【冰九】万世春

(高亮)不是窝写得嗷,是帮一位亲友代发的_(:3」∠❀)_
祝大家吃刀愉快,溜了溜了

——

百十载旧故里,千余载他容颜,长饮下肚那一盅烈酒助燃,殊不知呼啸而过加急的八百里清风仍如此。

他做了个很长的梦。

那场梦从他出生一直延续到他同沈清秋的最后一个对视,当时的他还笑的像个孩子。

纵使是面对一堆残骸,尸骨未寒。

他也不清楚自己的心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冷,像是数九寒冬的霜,这世间再艳的日光也暖不回来。

每次梦醒,身上不禁汗涔涔,然而心尖处却冷似身处寒窟,硬是给他冻出一层冰来,以此缠住他的心。

死了,变成灰烬了,化作烟雾了,死无全尸,尸骨无存。

他一人做着无聊的游戏,数着横过的春秋万载,像是执念,大脑操控着他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。

“活成了别人的模样。”

有时候挺可笑也挺荒唐,做着不堪入目而不可能实现的梦,却还要自欺欺人隐瞒心中所想。

表里不一?

都是这样罢了。

他做过不止一个关于沈清秋的梦,有过踏阶而行的相遇,有过回眸一望的相遇,还有过摘下笠帽的相遇。

他不知道自己在梦中究竟走过几片山山水水,度过几时繁华岁月,经过几重破败落寞,熬过几次心魔梦魇,才来到沈清秋面前。

可人就喜欢为了那份遥不可及的目标而奋斗,直到最后被狠狠打了脸,才清楚现实有多么冷冽残酷。

遥不可及,遥不可及。

他将这字眼反反复复念了几遍。

心中的遥不可及就像是月光,是胭脂,是朱砂痣,是飞鸿过眼留下的眷恋,一抹明意摆在他面前,夺取身后万物苍生色彩。

有时面对自己喜欢的人,他也只会傻傻地做好每一件事,坚信这样对方就能喜欢自己。

不过白日梦。

喜欢的,大抵黑的也能说成白的,不喜欢的,鸡蛋里面挑骨头,看着哪里都顺眼不到哪去。

就是犯贱。

他十指指尖硬硬扣入皮肉,蚀骨的痛一点点钻进心尖。

他想取他心头之血,来滋润他破败不堪的感情,还想灌溉清静峰上上下下成千上百的浩瀚竹海,以此身临峰中不休的春景。

此时舌尖上疼,指尖上疼,心尖上也疼,疼的密密麻麻,像是有蚁虫浩浩荡荡啃噬爬过。

困意疲倦袭来,他知道一觉来时面临的将又是他和沈清秋度过的不同岁月,有欢乐亦有苦痛,甜似蜜糖,苦似黄连。

只是这次与众不同。

他梦见了自己是怎样看着沈清秋一点点度过最后的岁月,再阖上眸子死在他眼前。

他哭不出来,也笑不出来,所有喜怒哀乐全部堵在嗓子,只知进退两难,像极了他大半生要走的路。

他一直认为他兴许是不在意的,种种过往如云烟飞光略过眼前眉间,都是回忆,又有什么需要继续惦念的?

一如既往的,老天为他铺下的那条路他必须走下去,而沈清秋大概就只是岔路口处一个必不可缺的擦肩而过。

终是有缘无分。

他又梦到了自己是怎样摧毁了清静峰,摧毁了竹舍,摧毁了他年少所有记忆。

如临春意的篁林难逃烈火啃噬焚烧,夜色阑珊,山尖那一点胭脂样的红映入他淡然眼眸。

烈酒助燃,清风也助燃。

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也就挽回不了,有若风动竹林,卷起惊涛骇浪,一袭而来,难抵难挡。

恍似一时久眠,陷入回忆,长梦难醒,途中经过太多太多风景,入目终不极那人眉眼之间显露的尽数情仇恩怨。

像是孤鸿划过天际,留下风雨欲来的征兆,又像是一点融雪,迎来数九寒冬过后的那场春寒料峭。

零零散散带了点暖意,最终融在他心尖青山绵延,溅落化作情潭。

一朝万世春,百十载他容颜。

——

赶着乱涂了个嫁衣怜,fafa生日快乐(◎`・ω・´)人(´・ω・`*)